您的位置首页  上海经济  网事

卡思数据 封号下架恶搞节目这次真的不行了?

卡思数据 封号下架恶搞节目这次真的不行了?  关闭了1500个“低俗”视频账号并删除节目,其中包括《叉子恶搞》《老王搞事》《建哥往事》…

原标题:卡思数据 封号下架恶搞节目这次真的不行了?

  关闭了1500个“低俗”视频账号并删除节目,其中包括《叉子恶搞》《老王搞事》《建哥往事》。而违规的缘由,可参考《老王搞事》的微信号的公告:“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内容”。

  这次管控中,没有“中标”的节目相继转变内容形式,新更内容更加“温和”,而违规的节目大都整改后“卷土重来”。

  自2017年6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开始实施后,网络信息平台的监管力度不断加强。

  2018年1月,微博“热搜榜”“热门线月,知乎下架整改,豆瓣小组关停。发布加急,严禁剪拼改编影视作品。

  这些让“2018最严监管年”的观点更有力。即便没有严格的管控,恶搞类节目也时常伴随着争议性。从兴起、发展,再到卷土重来,恶搞都经历了什么?

  具有浓厚的草根和平民化色彩。近年由于网络的普及,普遍的大众参与度及快速的下,

  戏弄他人是恶搞类短视频的精髓,这样的动机时常引起争论。如果说发生在熟人之间的可以勉强算作开玩笑,那么以陌生人为对象就是一脚踏进雷区。

  通常为了进程“顺利”,创作者会以为对象,消费他们的笨拙、、恐惧和难过。

  早期的Youtuber Jimmy Kimmel因视频“孩子们听说我把他们的万圣节糖果都吃掉了”爆红。此后每年有大量的家长将自己整蛊孩子的片段发送给Jimmy,交由他统一发布,Jimmy一度成为YouTube的“年度节目”。

  2015年,三兄弟Jalal假扮成穆斯林在街头扔包,结果被当地射杀,而枪手不予起诉。

  2017年,19岁女孩MonaLisa为出名挑战“人肉挡子弹”,男友当场死亡。安全性成了恶搞视频的另一个议论点。

  据根据Tubular Labs的数据统计,2013年,YouTube Top10的恶搞博主的播放量为350亿,到了2015年,全部恶搞视频的总播放量才为177亿,衰落趋势明显。对于恶搞的争议,国内的并不比国外少。恶搞进入中国后,

  创作者们似乎有着殷实的家底,豪车手表大金链。出街讲排场,身后总有众人。替“粉丝”出头,“整治”社会乱象。整蛊人及的内容少了,多了些以“、匡扶”为主要目标的“东北大哥”。

  粉丝们认为他们是内心秩序的者,反对者及部分观众对手段的正当性存疑:“有问题为什么不找?”“以暴制暴不能解决问题”“谁给你的?”成为数量更多的评价。

  站在商业价值的角度上,受众的特点越鲜明越好,情绪营销又可多多促进冲动消费。

  这些节目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号内的页游入口及日用品/食品电商,这样的方式让节目得以持续,说明了内容和盈利模式的匹配度较高。

  曾有评论道:如果节目拍摄的事件是真实发生的,那么创作者在视频中的某些做法已经涉嫌违法——私闯民宅,聚众斗殴,侵害他人财产,公共治安。

  如果事件是策划演绎出来的,它所的“斗狠”“”“”是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的。

  被封号的节目大多改头换面“重新归来”。《叉子恶搞》更名为《叉子》,新的节目名或许也寄托了创作者对节目的希翼。

  在新视频《可爱姑娘的爱情观》中,表达了自己被冷落后的难过,开始自嘲,将对象换成自己人。

  《建哥往事》更名为《冰封往事》,一改“搞事”的传统,开始规劝“失意青年”,并新增新单元《捣蛋兄弟》,主要是两位“小弟”互相整蛊的日常。

  可以看到,此类节目已经在积极调整。在“监管最严年”的2018,内容创作者需要更加谨慎。

  之前的文章提到过,搞笑类节目主要满足了观众的4个心理:心理宣泄、满足优越感、恐惧解除、新知鼓励。“社会大哥”类搞事节目为观众提供了心理宣泄,整蛊类内容让观众看完视频后产生优越感等感受。

  整蛊街头时,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被戏弄的对象时,观众的心态可能就会发生转变,担心自己是否会中招。这种情况下,整蛊的节目失去了原本承担的功能。

  最初为观众打发无聊的搞笑类视频,必须完成快速迭代的要求,观众不断拔高有趣的标准、拓宽无聊的底线。这对细分程度已经较高的恶搞、整蛊类节目来说,难度较大。失去了原始吸引力的“社会大哥”类节目已经收起锋芒,它们将以怎样的情绪击中观众?整蛊节目的矛头是否会转向自己,向作死系节目发力?恶搞类节目的突破之,道阻且长。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