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上海经济  网事

女性艺术家珂勒惠支作品展在无用空间展出

  1月12日电(记者 陈静)11日下午,由上海无用空间主办的“珂勒惠支作品展”开幕。本次展览共展出凯绥•珂勒惠支的经典作品近50件。展现了艺术家自画像、母与子、战争与死亡等系列作品。这一系列作品勾勒出了艺术家所处的无助而彷徨的时代。
凯绥•珂勒惠支是20世纪德国版画家和雕塑家,德国现实主义绘画代表。生于19世纪的柯尼斯堡(今俄罗斯加里宁格勒)。西方现代艺术家特别是女性艺术家中,珂勒惠支具有重要的地位。而珂勒惠支对中国现代版画的影响更是无与伦比。

  本次展出作品包括她具有代表性的《织工起义》、《母与子》、《被压迫者》、《反抗》、《死神与女人》、《耕夫》、《磨镰刀》、《德国的孩子正在挨饿》、《自画像》等。反映无产阶级生活及斗争的织工题材、农民战争题材、战争与死亡题材都在本次展览中得以呈现。展览作品50余件,可全面反应珂勒惠支创作的各个时期及所有题材类型的状况,从中梳理出艺术家的创作历程。依凭展出作品,基本可以帮助人们较为系统地理解艺术家及她的艺术精神。

 

 

  20世纪30年代,鲁迅把珂勒惠支的绘画带入中国,当时的中国青年艺术家,尤其是版画家们以珂勒惠支为榜样,掀起了一场新兴木刻运动,成为中国现代版画的新发端。珂勒惠支从此为中国艺术界所熟悉。

  如今只要讲到中国现代版画,便必须要讲到珂勒惠支(和鲁迅),讲到她充满同情与苦难的批判现实主义作品。中国现代版画的原动力即来自她和她的作品。珂勒惠支作为中国现代版画的精神符号,既使今天仍然还影响着中国版画家们。

  珂勒惠支的作品得到鲁迅的高度赞扬与推荐,乃是因为珂勒惠支和鲁迅一样,以“有目的的艺术”,关照苦难人的命运;以战斗的力量,致力于为生活在苦难之中的人民呐喊。被鲁迅视为“同路人”。珂勒惠支的创作直面人间的苦痛,充满人文关怀。她的版画多反应“生与死”“骨肉亲情”“压迫与反抗”等沉重的现实,以此揭露世间的饥饿 、疾病、压迫、战争、死亡……体现她对妇女儿童及一切受苦受难人命运的悲悯。

 

 

  作为女性艺术家,由于对妇儿儿童和苦难人群的关注,珂勒惠支被称为“全世界母亲的代言人。”罗曼•罗兰曾评价道:“珂勒惠支的作品是现代德国最伟大的诗歌,它照出穷人与平民的困苦和悲痛,这有丈夫气概的妇人,用了阴郁和纤的同情,把这些收在她的眼中,她的慈母的手腕里了。”

  珂勒惠支出生于1867年,她的时代正是欧州印象派绘画风行的时代,但珂勒惠支却走向了批判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道路。珂勒惠支与杜米埃、库尔贝、米勒,以及本国的门采尔的现实主义不同,也与荷兰画家约瑟夫•伊兹拉亚斯与比利时的康斯坦丁•麦尼埃的现实主义不同,虽然后两者也以底层人民的生活为题材。珂勒惠支的社会主义立场倾向使她的绘画有着鲜明的批判立场。

  珂勒惠支的绘画以强烈的黑白对比、富于力量的线条 、饱含情绪的情态塑造悲剧力量。画面中突出的双手 、愤怒的眼神、匍匐的躯体,又带有表现主义特征。珂勒惠支一生历经苦难与坎珂,她出生于泥水工匠家庭,结婚后她和医生丈夫生活在柏林工人区(贫民区),因此十分了解底层人的生存状态。她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身心饱受战争推残,遭受失亲(在一战中儿子阵亡,二战末孙子阵亡,二战期间的混乱中失去丈夫)和居所被炸毁的痛苦。从她坎坷的一生不难看出她走向批判现实主义绘画道路的必然性。

  珂勒惠支的绘画可分为两大部分:前期表现为对底层工人农民的关注与同情;后期主要为反战争与死亡的题材。可以看出这两大内容都与她的人生境遇紧密相连。前期工人农民题材的版画主要有《织工的反抗》和《农民战争》。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珂勒惠支18岁的儿子在西线阵亡,遭受失子之痛的珂勒惠支转向了反战题材和死亡话题,从而形成她后期的主要创作。生活中苦难的经历,真实的情感所带来的共鸣在作品中化为感人至深的悲剧力量。后期作品中以悲伤的母亲形象传达反战情绪,遣责战争的罪恶,把个人悲痛上升到对生与死的终极关怀的艺术高度。作品包括《战争》系列、《母与子》系列,作品以家属的极度悲痛表现战争的无情。珂勒惠支晚年创作的大量死亡题材,对生命进行了哲学式的追问与反思。如《死亡》系列为8幅石版画组成,画中死神把手伸向妇女和儿童。在她的《死亡》主题中,常常以骷髅代表死神,如《妇女为死亡所捕获》、《与死神争夺孩子的妇人》、《死神、妇人和孩子》等,死神以骷髅的形象去夺取妇女和儿童,传达出悲伤绝望的氛围。

  珂勒惠支在艺术上的巨大影响力并非只因创作题材的震撼力,更是因为她极高的艺术造诣。她的版画在构图形式、刀法、以及黑白的排布都有高度的把控能力。正是这种技法能力和艺术敏感度,才使她单靠黑白,就能把人物的悲哀 、愤怒、绝望、反抗精神刻画得淋漓尽致,极富感染力,给观众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情感力量。如《反抗》一画中,描绘了农民在压榨中的反抗情形,体现出农民战争的规模和气势,农民们全体洋溢着对压迫者的愤怒和反抗的决心。《耕夫》中,两个农民几乎四肢着地匍匐在地上犹如牲口一样拉犁,身体几近平行于地平线,犹如雕像。 珂勒惠支善于以造型传达出强烈的情绪情感。《磨镰刀》中妇人的眼神,似乎燃烧着仇恨的火焰。妇人的手掌粗大,关节突出,体现出苦难者饱受繁重体力劳动的摧残。

  珂勒惠支还有另一类创作数量极多的题材,就是她的自画像,有一百多件。 这些自画像精确地刻划了她的一生。 

  中国现代版画从珂勒惠支那里吸取营养,在近百年来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自成现代艺术一个重要的分支体系。透过珂勒惠支的作品,我们能更加清晰全面的理解中国现代版画走过的近百年道路。珂勒惠支对中国现代版画有着如此重要的意义,回望几十年来,虽然近十年对珂勒惠支作品讨论与展示有所增加,但我们对珂勒惠支创作的展示、了解、讨论、研究,相对于她对中国现代版画的意义来说仍然是不够的。

  因此,通过策划更加全面的珂勒惠支作品展,让中国观众更多了解珂勒惠支,理解她的作品和精神,理解她对世人的同情与爱,理解她的打动人心的技法,既是出于对所受润泽的敬意,也为再次从中获取力量。这就是展览的意图和意义。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