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上海经济  杂谈

水皮杂谈:郭肖本是同根生

水皮杂谈:郭肖本是同根生  中国证监会史上最富也任期最短的前郭树清走了,带着满腔的壮志未酬南下山东了,上已经晋升的肖钢来了,这位原的董事长和他的前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来自银行系统,都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都在一夜之间由被监管的角色转换成了监管者的角色,由“在野党”变成了“执政党”…

原标题:水皮杂谈:郭肖本是同根生

  中国证监会史上最富也任期最短的前郭树清走了,带着满腔的壮志未酬南下山东了,上已经晋升的肖钢来了,这位原的董事长和他的前任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来自银行系统,都是上市公司的董事长,都在一夜之间由被监管的角色转换成了监管者的角色,由“在野党”变成了“执政党”。

  老话讲“成王败寇”,但是老话在郭树清身上不适用,调查显示,六成的投资者对这位郭还是持肯定态度的,尽管其在任期间,指数跌多涨少,大家的亏损只多不少,但是大家依然对郭的作为给予了掌声,谁说中国的投资者?谁说中国的投资者功利现实?谁说中国的投资者胸中没有装着全世界?郭树清只不过尽了他该尽的责任,即便没有什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心地是善良的,胸怀是宽容的。在中国,当官的只要做点好事,老百姓就会念念不忘。水皮在此,祝愿郭的转岗是再上台阶,再展翅高飞的开始,将来能在更大的范围国家,社会,当然也能我们这个可怜的市场。

  我们喜欢用“郭氏新政”来形容郭树清在短短不到一年半的任期中推出的诸多政策,《华夏时报》曾经在其上任半年之际作过统计,大概每四天,证监会就会有一个新的条例或政策颁布,这么密集的所谓政策一方面说明过度集中未必是什么好事,但是另一方面也说明既然集中是个现实,那么勤勉努力恐怕也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选择,和相比,至少表达了郭努力要改变现实的心愿,尽管有人相当多的做法是“瞎”,但是在整个经常将市场的手错装在自己身上的大下,证监会不,又指望谁呢?实事求是地讲,那么多的政策也并非都是郭主导的,相当部分是尚期间已经完成的,但是尚没签字,郭签字了,账可不就记到郭头上了吗?再对照郭离任前三天证监会连发九项新规,你就能理解什么叫执政风格了,郭把该签的字都签完了,肖要么就是坐享其成,要么就得重起炉灶。肖钢是个聪明人,聪明人知道市场对郭的评价,更知道市场担心的逆转,当然更知道市场期望的结果,所以肖钢才会在交接时政策的连续性,对此水皮抱相对乐观的态度,原因之一,中国的股市政策证监会有话语权但没有决定性,不管是郭还是肖,他们的领导都叫李克强,李克强不变,大政策不变;原因之二,肖和郭的背景相同,都有市场感受,和纯理论学究派不一样,和纯官僚也不一样,和投资者同为市场中人,至少是曾经;原因之三,中国股市的许多问题大家是有共识的,也是摊在明面上的无法的,尚不解决,郭就得解决,郭不解决,肖就得解决,能不能解决是能力问题,想不想解决是态度问题。很多事,郭只不过公开表了,亮了亮嗓子,大家就已经满意了,谁也没指望谁能一蹴而就,皆大欢喜。

  经济学家华生在《经济参考报》发表文章评论肖钢上任,指出摆在肖钢面前的三道难题,一是IPO的堰塞湖怎么解决,二是如何引入长线资金,三是如何把圈钱市转变为投资市。这三个问题其实是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市场如何做到供需平衡的问题,股价就是供求关系的反映,并非是上市公司价值的完全的投射,除非这是一个供求,相对平衡的市场。从小学起我们就学过水池进水出水的题目,进水大于出水,水位就涨,出水大于进水,水位就降,这么浅显的道理不懂?IPO当停则停,不想停也得停,这不以谁当为转移,历史证明并且还将证明,IPO死于市场崩溃,行情始自IPO暂停,刘鸿儒时代就有“政策”救市,周小川时代也有过国有股市价减持叫停,郭树清时代照样得以大检查的方式喘气,嘴硬有用吗?更何况硬的不是地方,IPO暂停丢谁的脸了,好赖都分不清楚,难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相对于稳重而言,肖钢也有果断的个性,也许从此之后我们再也听不到郭树清式的“股评”,但是依然希望能听到肖钢银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