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上海经济  杂谈

王玉芳 茶乡之魂

【原创首发】作者 | 王玉芳(原创作品 侵权必究)

魂,并不是随便一个地方都会有的。

那么,什么地方才会有魂呢?

譬如吧,沿一条无名小径,旋行于寂静的山野,满眼荒草荆棘,最高大茂盛的就是一些酸枣树、马夹茧树,山风悉索,倍感荒凉。突然,你惊住了——“夕阳”!两个红色大字从路旁一块平躺着的石头上赫然飞入了眼帘——住脚,凝神,默念,再四下里遥望,一下子,境界全出了,不管此时有无夕阳,这个地方顿时有了灵气,它扩展成了无限大的想象空间,似乎有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提摄了你的魂,把你的思想引领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一块石头,它就是一块石头,但倘若添了红红的“夕阳”二字,它就不只是一块石头了,它会成了一个载体,成了一个意象,形成一种意境,构成一种既近又远、既具体又抽象、既简单又高深的文化。就是这文化,让此苍凉之地活了,有了魂。

文化,就是一个地方的灵魂!

如今的茶店,给人的正是这文化的感觉。

说到对茶店的感觉,其实我很羞愧的。一直以来,我对“茶店”没有高看过。曾经,茶店处在豫西北部之南北交通要道上,是林州到新乡、焦作、以及郑州等地的必经之地,所以,茶店就在南去北归的客车里无数次地一晃而过过,茶店集镇那一上一下的两条马路,就定格成了茶店的“标配”——上面那条是茶店集镇所谓的主街,下面一条则是夹在石头岸和石灰墙之间的公路。如此一个仄仄的地儿,咋瞧咋不像一个镇!潜意识里也就只认茶店是一个供马车歇脚的“店”;至于说“茶”,更觉扯不上边儿,因为,茶,本就是一种很洋气很文化的物儿。

可事实就是事实,茶店就是“茶”店。今年冬月那个很有温度的日子,跟随林州作协拜访了茶店,与之促膝交谈又耳鬓厮磨了之后,我不得不为自己原有的浅陋而捂脸——我的的确确闻着了茶店的香味了,并醉了她的神韵,触着了她的魂。

茶店有菊!

对于菊,我们并不陌生。菊是很泼糙的,房前屋角,野陌沟沿,家养的野生的,都不罕见;而且我们似乎还会很自信地吟几个有关菊的好诗句,比如,“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冲天乡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可是,一当走近了茶店“太行益友菊品有限公司”,走进了“菊花茶”偌大的生产、包装车间,不觉就惭愧于自己只见过“水” 而未见过“沧海”了。

此时此地,才知道了,有一种菊叫“太行菊”,她生长于南太行的山坡岩石上,吸露珠,润云气,冷傲高洁,凌寒不凋。而林州市茶店镇正处于这一地段,所产的太行菊,其药用价值为最高,且品种齐全,分类精细,诸如“太行胎菊”“太行原菊”“太行贡菊”“太行金丝菊”“太行花菊”“太行薄荷菊”……名花荟萃,其名子的由来或注重了花时,或注重了花的品质、花的形状,或注重了花的不同的功效,可谓形神或兼,各有侧重,含蓄明婉,妙不可言。

在一大片一大片、成大堆成大堆的鲜菊花面前,是绝对昂不起身子的——躬弯,蹲下,切近,捧起,轻吻,喟叹,惊羡,敬佩……却找不出任何一个恰当的言辞。清新的香弥漫了空间,包裹着一切:人,被融化了,成了香海里的一个结晶体;心被熏香了,似乎飘出了胸,在空中徜徉。你除了惊诧那香味的广度、厚度、醇度,然后就特别感兴趣于女茶工们眼睛的专注和手的娴熟灵活——她们在进行其中的一道工序,手工摆花。或一人一筐,或两人一筐,菊在她们的手里快乐地飞舞,乖巧听话地一个挨着一个躺下,一行顶着一行排齐。然后一筐一筐上了机器里——真是含笑赴烘炉,芳魂散人间啊!

菊精神!

在隐隐约约的机器鸣唱声里,怦然想到了“菊之精神”,进而想到了“人之精神”以及“茶店之精神”!想到了制作,流程,工艺……此时,你就会把“茶店”直接呼作了“茶乡”,心里猛喊一声:菊茶,太行茶,made in中国林州茶店!

茶店有茶,茶含着一种精神。茶含禅道,是菊之禅啊,含笑赴烘炉,芳魂散人间。茶,更是一种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

如果说此处的菊,是淡然恬静的花;那么正绽放于田间枝头的菊,就不仅仅是花了,那更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从车窗里,我们早已看到了黄色的菊海澎湃了很远,迫不及待地下车,追赶着脚步喊:下海吧,快下海吧!于是,一群人顷刻间全都扑入海里了——只觉近处花色浅,东西南北乱扑腾——这是激动至极的一种表现吧。菊踮在枝头,看着一群“馋鬼”便偷乐了,她的亮眸,她的浅笑,她的快乐的一颤一颤的肢体,她的若隐若现的血管,她的汩汩流动的血液,她的语言,她的心,她的俏皮,她的活泼,她的含蓄,她的恬静……都看进了人的眼里和心里!

是谁,把茶店的菊种上了?是谁,把茶店的“茶”,唤醒了?

原来是,王留根们!

所以,当我们在“留林种植园”里和腊梅亲昵过,羡慕并表扬过她美丽、坚强后,当我们站在翟二井西沟村村口听王留根动情地讲解时,“东门”傲然,女墙飞檐,天那么蓝,那么旷远,我脑子里突然飞出了一个词——“叫魂”!

“我是生在这个大院的,这大院是祖辈们付出劳动辛勤建成的,所以我不忍心让这个大院毁掉……”

王留根这是在为家乡“叫魂”啊!近几年来,茶店的子孙早已把“茶店” 呼唤了一遍又一遍。

清晰的记得,小时候,长辈们给我们叫魂的事。

幼时的我们,常常攀高爬低的,不是树上摔下了,就是跌进了河沟里。然后有时就会出现上吐下泻、不思饮食、昏昏欲睡的状况。逢此,奶奶就会喊了母亲伙去给我们叫魂。她们带上香和黄表,再拿一件被吓着的孩子的衣服,到事发地,点香,烧纸,磕头,把衣服在那个地方转几圈,就叫唤着往回走——一人在前叫着“XX回家来”,一人在后答应着“来了”,走一路,喊一路,一直叫到家。说也奇怪,这样叫过魂儿,不消个把时辰,被叫魂儿的孩子就又活蹦乱跳了。

是否,王留根也被故乡叫过魂?或者,就算没被叫过魂,是故乡养大、送到远方的孩子,就有一种特别的乡情。的确,故乡养育了她的孩子长大,几乎耗尽了血脉,慢慢老了,只剩下一个空飘飘的身架子,寂寞着,有气无力着,昏昏欲睡着。再不呼唤她,她将会昏死了。

王留根回乡,先是花费了两万元,有棱有角砌了一丈多高的石墙,培土,浇水,把大院门前那棵近百岁露出了脚骨的黑槐救活了——树活根旺,枝叶繁茂,王留根继续投资几百万大声呼唤着,把几个院落一个一个挨着叫——南院,中院,上院,底院,北院,都叫活了;客房,书房,绣楼,佣人房……又都叫活了:民俗文化旅游项目——翟二井王氏庄园鲜活成了型。

翟二井西沟有了魂,就显得老而不衰,精神矍铄,再好好捯饬捯饬,准能登台亮相,一展她的资深风韵。

回到留林种植园,济济于一室之内,叙说着茶乡人“叫魂”的故事,说着茶店的前世今生,再把菊花茶泡进文学里,是何种意境呢?

仿佛听见了,哒哒哒的马蹄声,从茶马古道的那一端跑向了这一端。一朵金丝菊入杯,让沸水浸润,慢慢舒展的黄色线条,正是一缕缕香魂。清香四溢,唇心芬芳,吹一下,抿一口,生怕玷了这一簇魂;一不小心用猛了劲儿,还是深深吻着了——“呲溜”一声,心颤魂碰,一同驰骋飞翔,看,天很高很蓝,路很长很宽……

—— The End ——

王玉芳网名兰韵,林州市三中教师,林州市作协会员。作品散见于《作文》《师心有痕》《师者行吟》《师意盎然》《蒲公英》《老年教育》《安阳晚报》《红旗渠》报等报刊以及《芝兰园》《中学语文教参》《爱林州》等网络平台。

原创作品 授权发布

专业承接 个人传记 回忆录 个人出书

培训教材家谱村志 平台广告 商务软文

公众平台:芝兰园

栏目设置

【行天下】 主要刊登游记类文章

【新新人】 主要推送90后新作者的文章

【人物志】 主要刊登突出人物类文章

【新史记】 主要选登古文形式但通俗易懂的文章

【在人间】 主要刊登生活中的亲情、友情类文章

【今古传奇】 主要刊登传奇故事类文章

【美文荐读】 主要推送优美原创散文类文章

【民间文学】 主要选登民间故事、顺口溜、快板类文章

【地域文化】 主要选登地方特色文化类的文章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