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上海经济  杂谈

实体经济搏“疫”求生:以当下拼未来,亟待政策精准给养

  (抗击新冠肺炎)实体经济搏“疫”求生:以当下拼未来,亟待政策精准给养

  2月13日电 题:实体经济搏“疫”求生:以当下拼未来,亟待政策精准给养

  作者 樊中华

  “春节期间33个房间本已高价满订,但为了防疫,只好停止接单,再逐个打电话劝说客人退订,”上海馨庐民宿创始人刘国祥说:“七天损失七八十万元人民币。”

  上海市民许奇经营着一家连锁餐馆和一家健身房,全部处于关闭状态。当被问及有何“自救”举措时,许奇坦言,“健身房会录制一些线上健身课程,但网红健身博主很多,难以吸引流量;餐馆平时不做外卖,遇到疫情,包装盒都难在短期内买到,所以至今仍在筹备。”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转战互联网成为不少企业的“救命稻草”,但仍有大量极度依赖线下实体提供服务与体验的企业由于行业、规模等原因难以“触网”自救。

  其中,此次由于疫情防控而全面“停摆”的酒店旅游业颇具代表性。

  “往年春节期间客流将近20万人次,营业收入在400万元人民币左右,但今年大年初二就接到通知关闭了景区和酒店。”云南省弥勒太平湖森林小镇企划部负责人张晓夏说,春节期间是一年一度的郁金香嘉年华,但今年百万株郁金香却“满园春色无人赏”。

  太平湖景区“自救”的方式是将已盛开的郁金香采摘包装,送给弥勒市因疫情封闭的小区居民,一并送去的还有园区栽植的用于体验采摘的绿色果蔬,此举得到了市民交口称赞。

  “一是将空置资源充分利用,抚慰疫情期间焦虑的市民;二是借此为筹划中的‘共享农庄’项目探索路径;三是希望进一步打造品牌口碑。”张晓夏说。

  在当下开源节流,筹谋未来,是大多数实体经济企业选择的博“疫”之策。

  “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用未来弥补损失,”刘国祥告诉中新社记者,闭店期间,馨庐民宿加强房间、设施的清洁消毒,打响“卫生安全”牌,“疫情过后,消费者会更看重住宿的安全卫生。”

  此外,他与大理、深圳、腾冲等地的8家民宿筹建了客流资源“共享联盟”,通过行业共振的力量为应对疫情过后的激烈竞争做准备。

  而对另外一些中小企业来说,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其难以在短时间内顺利嫁接互联网实现营收。

  线下教育机构木子先生国学教育在疫情停课期间首次尝试做线上直播课,其创始人曹忠磊坦言,网上课与线下课是完全不同的体系,需要在短期内重新进行课程研发,教师磨课适应。

  “相当于重新开了一家教育机构,”曹忠磊说,同时,可使用的授课平台本身也难以应对暴涨的需求,需要不断反馈、调整。

  他同时表示,此次为转战线上已投入300余万元人民币,希望通过前期的免费课程积累好口碑以过渡到收费模式,减缓疫情可能带来的长期困境。

  尽管在竭力“自救”,但不止一家实体经济企业表示,当前仍十分希望政府政策在减免税收、减少缴纳社会保险金、减免租金,以及贷款考核机制多样化等方面给予及时“续命”。

  “民宿都是租赁房屋,没有办法进行抵押贷款,”刘国祥直言,合理的政策对企业活下去十分重要。

  对此,亿联银行相关人士表示,当前,中小企业与银行之间一是尚存在对接不畅问题,二是灵活的贷款标准需要大数据支撑进行基础的产品设计和风险评估。

  “银行可通过对接政府平台、与互联网消费平台合作联动等方式触达中小企业,同时获得大数据,”该人士建议,行业协会亦可承担起沟通和中间担保的角色。

  据悉,上海市也已通过“上海市企业服务云”开展了2000多家企业的问卷调查和重点电话访谈,集中收集企业诉求。

  “当前的政策都是政府基于评估做出的,但疫情突然,政策还需不断细化,”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张晖明说,由于企业规模、产业部门、产业链位置、资本调度回旋能力之间的差异很大,精准给养最终需要实现“一企一策”,“这个时候,企业家的信心格外重要”。(完)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热网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