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上海文化  娱乐

学习类APP岂能变成娱乐游戏中心

学习类APP岂能变成娱乐游戏中心  近年来,学习作业类APP逐渐成为教师与学生的教学应用与反馈通道…

原标题:学习类APP岂能变成娱乐游戏中心

  近年来,学习作业类APP逐渐成为教师与学生的教学应用与反馈通道。但在流行背后,记者调查发现,多款学习类APP存有乱象。(10月15日《南方都市报》)

  学习类APP乱象可谓五花八门,比如,“互动作业”APP内置游戏中心,86款游戏类型多样,即点即玩。用户还可购买各种游戏礼包,在社区的各个游戏圈互动交流;“作业帮”APP首页滚动20条推送内容中仅包含1条学习内容;“快对作业”APP发布明星榜单和打榜攻略,号召学生追星。尤其令人愤懑的是,“互动作业”APP的微信号上有大量不雅、性暗示的内容,有关“网恋”“污”“早恋”方面的文章被多次推送,评论区出现“看黄片”“”等字眼。

  随着无线网络技术的不断推广,学习作业类APP应运而生,一些学校的老师常常利用这些APP布置作业,让学生完成的习题,而一些家长也通过这类APP,希望提升孩子的学习成绩,养成学习习惯。但是令人想不到的是,名义上的“学习作业”APP实际上已经成为娱乐游戏聊天购物甚至中心。

  而这类APP的使用人数不断增多,且使用者几乎都是青少年。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在线年中国在线月数据显示,“互动作业”APP活跃用户构成中,24岁以下群体占比高达43.7%。“互动作业”APP的微信公号“作业小互”的运营者去年就表示,号已有115万粉丝,大多数是中小学生,“75%是小学五年级到初二,三年级以下很多孩子没有自己的手机”。

  无利不起早。这些所谓学习类APP之所以变身为娱乐游戏甚至中心,目的不过是依靠五花八门的内容达到“吸睛”效应,招来更多用户粉丝,通过流量爆棚赚取利益,赚个钵满盆满。据艾媒咨询分析,中国在线亿元。收益何等“壮观”!在这块在线教育收益的巨型蛋糕中,有很大的一块便是学习类APP创造的。不过这种赚钱方式,是建立在危害青少年思想观念的基础之上的,是以阻碍青少年树立正确人生观价值观为前提的。

  况且,这种学习类APP具有很强的隐匿性,不容易被老师以及家长发现。学生拿着手机进入到APP页面,老师与家长认为是在学习,但是说不定是在游戏聊天甚至观看内容。而一些不诚实的孩子,也会称自己在APP上业,而实际上正在玩游戏、浏览明星新闻。

  近些年,中小学生近视率不断飙升,成为社会一个难以痊愈的痛点,而这里面就少不了学习类APP的“功劳”。本来,使用学习类APP业就对眼睛不利,而一旦进入游戏、聊天、娱乐、浏览明星状态,眼睛紧盯屏幕的时间就会更加无延长,这对眼睛显然是一种严重。

  也因此,对于学习类APP打着“学习”的兜售与学习无关的内容的现象,不能再,必须采取有效措以。一方面,老师与家长要时刻关注孩子手机APP的内容,一旦发现存在与学习无关的内容,要及时卸载、清理。同时,老师应尽量不在APP上布置作业,家长也不要鼓励孩子利用APP提升成绩,尽量用书面作业替代APP上的作业,这对孩子眼睛也有好处。

  另一方面,相关部门要做好监管工作。出台细则,明确学习类APP应该推送的内容以及对于违规者的处置办法。一旦发现违规者就要依规进行严厉制裁,除了经济处罚,还要下架产品,号,令其付出沉重代价。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