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上海文化  娱乐

红人馆 李咏哈文:天地茫茫永失我爱

红人馆 李咏哈文:天地茫茫永失我爱  李咏去世了,这是一则令人惊愕和的新闻…

原标题:红人馆 李咏哈文:天地茫茫永失我爱

  李咏去世了,这是一则令人惊愕和的新闻。我们还设想着与卷发的他在春晚舞台上相逢,或者准备好在某一个欢乐的舞台被他逗笑。那笑容戛然而止,变成万千则深刻的悼念。

  是童年里在主持人舞台上闪闪发亮、家喻户晓的人,是形象被印在笑话栏目里当插图的人,是与我们相约过10届春晚的人。

  脸长的朋友们“逃避”李咏,因为会被朋友们调侃是明星脸,“非常6+1”;但其实80、90后都爱他,从《幸运52》到《非常6+1》再到《熟悉的味道》,就爱看他在舞台上带点“痞气”的说话,笑起来的神情有可爱的“浮夸”。

  李咏的妻子,导演哈文发文:抗癌17月,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到了最后一刻大众突然明白了,之前李咏哈文的三口之家移居美国牵扯不上半点“爱国情怀”,而是为了治病、续命。

  口诛笔伐过后,满地落叶挺叫人难堪的。有些下得太早,有些话却说的太晚。我们已然无法窥见李咏在最后的日子里经历了什么,思考了什么,有没有什么和遗憾,但他恰好曾在《生命中的最后一天》里说过这样的话,完成了自己对“生命最后一天”的思索和表达。

  “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待着,我不会有道歉,也不会有离别,更不会有抱怨,我只会有感谢……所有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感谢你们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尘归尘,土归土,他设想中的自己到老都是一个心平气和、宽宏大量会的老头。而我们想说的话赶不上人生无常,只能写在这里了。

  就主持人的职业来说,他是优秀且有风格的主持人。业务能力过关,敬业程度与众多大佬并列NO.1。《幸运52》录了十年,李咏没有缺席或耽误过一场。

  往前再数十年,我们看综艺的渠道是央视制作的节目,他就是那里面最活跃份子之一。“我就是央视的娱乐底线”,这样骄傲的说过。《非常6+1》里用“CALL OUT”的方式砸金蛋是他硬塞进去的,为了争取自己更多的表现时间,这样热烈的努力过。

  在他的五十年里,像一株树木郁郁葱葱生长着,进央视,出央视,独挑大梁,撰写了人生千般风光。所以谁都不能为他撰写墓志铭,只有他自己可以。

  除了这些,最令疼的是哈文。一个女人,失去自己壮年时期的丈夫,那种痛苦并不能隔空相通,学名为“永失我爱”。他们的爱情和婚姻一顺风顺水,幸福美满。恋爱萌生在学生时代,李咏上课递给哈文的小纸条里化着她的小像,想必没有多好看,哈文说他“讨厌”。

  但1988年的元旦,他约哈文见面,采了一朵小花跟她,“你要是同意,就接了这朵花”。哈文接了,少年少女相爱了。

  后来他们一度因为工作分割两地,一个在新疆,一个在天津。但电话总能传情,异地恋又算得了什么。再后来他们开“夫妻店”,一起合作节目。她是制片人,他就是主持人。他上春晚,她就是春晚总导演。“夫唱妇随”、“妇唱夫随”总成佳话。

  拥有过、又失去、再接受,谈何容易?所以,别借着自己的难过对失去至亲之人的人说上些什么话。人类的悲欢是不相同的,“你不懂”,因而更没有的立场。

  点开微博热搜榜,关于李咏”的话题十之有七八——这悲伤的悼念结成的红火的挽联。我太能理解了,所有的人都太能体会了...对于一个经常出现在电视上的脸孔突然消失这件事,整天吵吵闹闹又幼稚的我们实在是无法接受啊。

  你看,这世界上的一天多奇妙啊。有人扑了一夜的大火,有人为婚讯翻来覆去睡不着,有人悄悄吹起离别的笙箫。时光的车轮下我们都是蚂蚁,只能珍惜每一天,早睡早起照顾身体,好好爱自己,好好爱别人,好好爱世界。才对得起能蹦蹦跳跳的日子。

  最后,愿哈导好,愿爱我们的人和我们挚爱的人都好。愿亲爱的李咏老师也能很好很好。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